深圳校医可向香港学服务意识 应有一套"售后服

深圳校医可向香港学服务意识 应有一套"售后服

时间:2020-01-10 12:3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东方网 >> 中国频道 >> 滚动新闻 >>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:021-60850333 深圳校医可向香港学服务意识 应有一套"售后服务系统"

2014/4/1 7:24:48

来源: 南方网 作者:

标题:深圳校医可向香港学服务意识 应有一套"售后服务系统"

校医要利用自己的医疗知识,以学校为圆心,为范围更大的周边社区服务,在传染病预防、公共卫生等领域效力。

  “校医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?头疼、肚子疼给你揉摸两下,发烧给你开点感冒药,遇上危机时也就帮你打下120的那个人?一个星期招待不到10个学生患者,大多数时候都在上网、打游戏、炒股的校医,却堂而皇之地享有专门的办公室,享受正编待遇?

  上面吐槽校医的“段子”,是正在校园里发生的事实。数周前,西安某幼儿园“校医给孩子喂违禁药”的恶性事件像一辑多米诺骨牌,层层叩开了发生在全国各地幼儿园(校园)当中的卫生黑幕。那些负责学生日常保健的校医,大多数时候竟然是“无照行医”?各地校医问题相继曝光,而在经济水平相对较高的深圳,驻扎在校园里的校医医疗水平如何,数量配给是否足够?

  很多校医什么病都治不了,平时工作就是聊Q Q打游戏?

  在暨南大学深圳旅游学院就读大二的陈柳,前段时间脚底长了个肿大的疙瘩。“我觉得长的位置不太对劲,生怕会有什么事情,于是我赶紧去校医室看。”没想到校医瞅了半天,竟开始喃喃自语:“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呢,不像淋巴结也不像囊肿,你最好还是去医院做个活检看看。”吓得陈柳马上跑去看外科,谁知医生摸了一下很快就说:“上火了,没事。”从此,陈柳对校医的业务水平彻底失望:一个自诩有执业医师资格的校医,竟然连上火的疙瘩和肿大的淋巴结都分不清楚?

  关于校医的荒诞糗事还不止一桩。高二学子谭湘奎总结出了他看校医的“独门秘笈”:“跟校医详细叙述病情、描绘症状是没用的,你以为他们真的有能力根据描述作出正确诊断?我跟你们说,最好的方法是,把校医当成配药师,比如你自己想开什么药就直接跟校医说,我不需要你帮我看病,我自己给自己看病,只不过借你的处方笺开药而已。”

  还有学生从来没有见过校医的模样。“体育课很多同学经常受伤,但我们一般都是自己想办法冲洗一下,包扎一下伤口,或者拿一些云南白药气雾剂、正骨水之类的自己给自己涂上……校医?对不起,好像从来没见过。”在高一学子莫芙看来,“校医”是一个永远缺席的存在,而同学们却在各种新伤旧患的锻炼下已经成了一个个DIY版本的“校医”。

  在不少同学的感性经验中,“校医”并没有对他们的日常卫生保健起到任何作用。甚至,“校医”所掌握的医学知识、所能够支配的药品(非处方药)、所能够调动的医疗资源均不比普通教师多……而校医最常用的口头禅,也被同学们列成了嘲讽的条目:“应该是感冒,吃点感冒药吧”、“这个我们治不了,你上医院去吧”、“这个药名我也没听说过”……而他们大多数时候的工作状态,就是在自己专属的校医办公室里聊Q Q、打游戏、炒股……

  深圳校医应该向香港校医、美国校医学习

  2012年,腾讯深圳站曾就学子对校医的“不满意度”进行过调查———治疗效果、医生态度、药物药品、医疗设备、转诊问题等依次排名前列。在今年新近修订的《深圳经济特区学校安全管理条例(草案)》中,关于“校医”的条目为“寄宿制学校应当设立卫生室,非寄宿制学校可视学校规模设立卫生室或保健室,配备医务人员、心理教师”,模棱两可的“可”和“应当”等字眼,落到可操作层面而言,着实有些含糊。

  纵观过往众多校园医疗事故,它们几乎都有一个雷同的共性———涉事校医没有医师资格证!这也引发了一个猜想:是不是大多数学校(机构、幼儿园)的校医都不具备合法从医资格?深圳罗湖某小学负责人曾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表示:“如果让全市学校的校医都去考医师资格证的话,执行起来非常不易———一方面招聘真正具有医师资格的医生较难,这需要教育部门和人事部门相互沟通;另一方面,现有校医去考取医师资格证,也需要等待较长的周期。”

  相对低的入行门槛,相对较弱的学历和资格要求,再加上相关管理机制的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,致使深圳校医的业务水平一直处于较低的水平线上。而反观近邻香港,以及远邻欧美,当地校医也许在诊疗水平上并不比深圳校医出色,但更加完美的“校医-医院”接驳机制、更为耐心的医患沟通、更具人情味的后续询诊,令许多海外学子记忆犹新。原来,校医的服务指数,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一个学校,乃至一个城市的文明指数。

  香港大学学生V oglaue在博客中写道:“香港的校医很有服务意识,即使受到条件限制,必须转院治疗,他们也会想尽办法给患病学生铺路———与医院进行交接时,校医会用详尽的口吻将患病学生的症状、用药情况、是否有过敏史等一一告知接管医生,而当一个治疗周期结束后,有些校医会专门致电给患病学生进行回访,并提出下一步的诊疗注意事项。”这些细节虽然未必证明香港校医的医术是多么高明,但却展示了当地校医的专业意识和责任意识。

  而在美国的发达城市,校医还兼顾社区医疗保健、疾病公共预防的职责。赴美留学生H enry在博客中写道:“经常看到校医在小区的电线杆、公共座椅上喷洒消毒剂,有时他们还在大街上给老年人免费量血压,做一些康复活动等。”

  由此可见,一个新时代的校医,不是在办公室里静坐,等待患病学生上门,闲得无所事事的“坐佛”,而是要利用自己的医疗知识,以学校为圆心,为范围更大的周边社区服务,在传染病预防、公共卫生等领域效力。校医也应有一套完备的“售后服务系统”,对每个接诊学生、转诊学生的情况进行个性化的后续跟踪。

声明: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东方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 电话:021-60850000

分享到东方微博新浪微博腾讯微博